一周声音

上海的金融市场开放度要进一步加大(等4则)

一周声音

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应用经济系教授陈宪:微观上可以看到积极的变化

宏观上,尽管经济在下行,但是仍在可接受的范围内。在长期增长压力较大的情况下,能够保持现有的稳定增长,说明我们的一些宏观政策是比较得当的。微观上可以看到积极的变化,以创业创新带来的新兴产业的发展为代表。第一,创新是经济的源头。我们讲宏观政策保持稳定,但是即使中性的货币政策也有一个幅度,适当的宽松,降低准备金率等手段,这就像开刀前打麻药一样,是辅助性质的,根本上要靠微观层面的变化,源头要有动力。第二,减轻企业负担是当下的重点工作,当下企业正处于一个比较困难或预期不太乐观的环境下,此时需要提振企业的信心来增加它的确定性。因此,减轻企业负担在当下来说是特别重要的。第三,中国经济要稳住,就不能再提高杠杆,尤其是企业的杠杆不能再提高,因为这就是风险。目前整个的风险主要还是债务的问题,政府的债务,政府赤字率在3%以内是可以接受的,但是不能超过3%。(《经济观察报》2019.03.11)

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副院长、市场营销学教授陈歆磊:“融资、烧钱、再融资、再烧钱”的模式,将引发供应链上下游紊乱、甚至是整个实体产业链崩溃等严重社会问题

以共享单车、网约车、乐视等为代表的共性案例,将资本将本应理性发展的市场吹到一个无法正常运作的高度,致使行业内企业无法合理竞争。得不到融资的企业必死无疑,获得融资的企业不去想如何提高核心竞争力,而是一味扩大市场份额,想方设法帮助前期投资者以更高的估值退出变现。最后造成的恶果,则是会引发供应链上下游紊乱、甚至是整个实体产业链崩溃等严重社会问题。这种操纵市场,追求短期的不合理回报,而不顾长期盈利水平的模式是不被政府认可的。而秉承烧钱模式的互联网市场,例如互联网咖啡以及互联网二手车,在这种大环境下还会坚持多久,我们拭目以待。(《FT中文网》2019.03.11)

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副院长、金融学教授严弘:上海的金融市场开放度要进一步加大

上海的金融市场开放度要进一步加大,这和东京的情况类似。东京在股票、债券、保险等传统金融市场的表现亮眼,尤其是东京股票交易所在上市公司家数、总市值方面已经超越伦敦,成为全球第三大股票交易所,但其未能成为纽约和伦敦这样成熟的国际金融中心,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金融体系开放程度不够。就上海而言,从投资结构看,境外投资者参与程度目前来看还不高。2018年6月末,境外投资者在境内人民币债券投资占比仅约2%,低于韩国、巴西等新兴经济体;从发行主体看,2017年境外机构“熊猫债”发行量为719亿元,为同期债券发行量(18.96万亿元)的0.38%;股票市场中,目前尚无境外企业在中国境内市场发行股票;从金融机构国际化程度来看,尽管目前在沪金融机构数量占比近30%,但市场参与度较低,2017年才首次突破10%。因此,上海迈向国际金融中心最主要手段应该是进一步扩大开放。(第一财经2019.03.15)

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消化内科主任医师茅益民:乱服保健品会伤肝

中国普通人群每年药物性肝损伤的发生率高于西方国家,引起肝损伤的最主要药物依次为各类膳食补充剂(保健品)和传统中药(占26.81%)、抗结核药(占21.99%)、抗肿瘤药或免疫调整剂(占8.34%)。保健品滥服的危害需要得到社会关注,美国的数据显示,在过去的10年,美国膳食补充剂引起的药物性肝损伤大幅增加,一些号称能减肥、瘦身、提升性功能的保健品都被大量曝出引起肝损伤。而我们这项研究中,导致肝损伤的保健品种类也五花八门,如减肥茶、葡萄籽胶囊、蛋白粉、蜂胶、胶原蛋白口服液等,这些产品并非灵丹妙药,不能盲目服用。(《浙江老年报》2019.03.15)


新闻中心